刘孝敏:深切悼念童秉纲先生!

时间:2020-07-11浏览:159

    惊闻童秉纲先生于2020年7月9日在北京逝世,深感悲痛。童先生是我一生中最最敬重的一位老师。我的敬重发自内心,这不僅僅是因为童先生是著名的力学家和教育家,为我国的"理论力学"、"流体力学"和航天事业奋斗终生,並在这些领域内取得了科研和教学的杰出成就,而且,他一生刚强正直、虚怀若谷、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他的高尚品格一直是我的楷模和榜样。

    1950年我的母亲李国枢在湖南大学机械系担任助教,被推荐到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班读研究生。当年,我的母亲已经33岁,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也是研究生班里年令最大的学生。童先生当年只有23岁,是研究生班的班长。当我的母亲将三个年幼的女儿畄在湖南大学,请了一个保姆照顾孩子,毅然决然地登上北去的列车的时候,我的父亲正在北京工作。可想而知,父亲强烈地反对母亲北上哈尔滨。父母之间爆发了激烈的争吵,结果是我的父亲一度中断给家中寄钱。我的母亲只是一个助教,以她的工资是承担不起她和三个孩子和一个保姆的生活费用的。我的母亲面临中断学业回湖南照顾孩子的局面。在这个时候,是童先生站出来支持和鼓励我的母亲。在童先生的组织和带动下,研究生班的同学们每月凑出20元钱资助我的母亲。正是因为研究生班同学的支持和鼓励,并且给予我母亲实实在在的经济支持,我的母亲坚持完成了她的学业。几十年后,我也成为科大的老师,我的学生在造访华中工学院(现已更名为华中科技大学)后告诉我,我的母亲是华中工学院文革以后晋升的第一个女教授。我母亲一生在教学和科研上的成绩离不开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班的同学对她的支持和鼓励。所以,我的母亲在提到这段经历时,曾对我说,童先生对我们全家有恩,这份恩情不光她记住了,我也要记住。

    1968年我和丈夫从科大力学系毕业,之后十年在铁道部第一铁路工程局三处工作,从事隧道建设和铺路架桥的技术工作。1978年在童先生和原班主任陈强老师的帮助下,我和丈夫调回了科大力学系。在经历了文革动乱,亲历了边疆、流动和野外施工的生活之后,我们终于回到了原来的专业工作。我们能有今天,离不开童先生的帮助。

    滴水之恩,本当涌泉相报,可惜,我资质平庸,虽然回到了科大本专业,但我在教学和科研上的成绩都不够理想,所以,我一直处于自卑和深深的自责之中。在学校内,我从不敢打扰童先生,只是在每年春节的时候寄上一张贺卡,祝童先生幸福健康。但是,即使是如我这样平庸的人,先生也从不怠慢。每年我都会收到先生回赠的贺卡,语言亲切,字迹端正工整,一如童先生一贯的品格。

    童先生的逝世是科学院的损失,也是科大的损失。沉痛悼念并深切缅怀童秉纲先生,先生永远是我心中的导师,先生的品格是我一生的楷模。童先生,一路走好!


6205刘孝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